IN LOVING MEMORY OF

王曾自當

已故王校源之愛妻

1922 - 2016

 Tribute from Second Generation

 

Return to
home page

 

各位親朋好友:  

各位親朋戚友,衷心感謝大家到來,與我們一同緬懷我們摰愛母親的一生。

80餘年來,家母一直將整個家庭緊密凝聚。她深愛家中每一個人,而所有家人亦深愛著她。

家母自一個書香門第嫁入王家,並紿終秉持做事永遠堅持到底的個人信念。雖然家母堅信應要維護傳統,但為人并不迂腐,明道理、辨是非。

家母年輕時,主要在她家鄉廣東東莞石排的祠堂中接受教育。她在村祠堂中習得一手流利書法,對我們而言堪作榜樣。當年家母全家遷至香港之後,她父母並不十分重視她接受教育。家母的父親經常將她帶離學校,以陪他看粵劇。家母卻因此培養出一生對粵劇的熱愛。

家母和家父那一代的傳統,婚姻都是媒妁之言後再戀愛之結果,兩老的婚姻亦復如是。二人第一次相遇是一次預先安排的午膳,當時他們分開坐於兩桌,全程沒有正式交流,二人只能向​​對方匆匆一瞥。家母回憶,當年她看到家父之食量為之吃驚(食量驚人顯然已遺傳下來)。家母還提到二人談戀愛時,家父曾夸下海口要帶著家母出門游泳,只是到現場家母才發現原來家父根本不諳水性!儘管有如此種種小問題,家母在她十多歲時嫁給了家父,然後才會有我們今天聚首於此。

當家母嫁入王家,她的嫁妝不僅包括她父母贈與之精美禮品,亦依習俗帶上一個「妹仔」 - 一個年輕的陪嫁丫鬟。此年輕丫鬟的角色是協助家母在她的新家庭服侍長輩。儘管家母為人重視傳統,但她仍覺得要將此年輕丫鬟由其貧困的父母身邊帶走是不道德的。於是她決定給予此年輕丫鬟自由,並她送回老家,而自己則親自肩擔服侍家人職責。家母從未后悔過此決定,並為此自豪。

家母有幸,她的丈夫、我們的父親 - 「阿爺」一生她忠貞。家母常常憶述,每當海外來訪的生意客戶,提議光顧那些提供伴舞小姐的夜總會時,「阿爺」如何極力避免參與。如此絕對忠於自己妻子之人,於半個世紀前男性主導之商業世界中並不常見。「阿爺」因此亦贏得家母對他的完全奉獻。

家母身處的年代,女性的首要目標就是婚後盡快生下多個孩子。當年父母婚後未幾,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始,家母就生下了兩個兒子。為了躲避日本人侵略,二人帶著兩個年幼孩子,徒步80英里,從香港逃難到廣州。戰後不久,家中已有六子二女了。及後,她大部分時間均用於養育自己的子女之上。作為父親家長子的妻子,家母還負起照顧其他有需要親戚的責任。往後的生活中,儘管家母非常喜愛擁有孫兒孫女,但她仍建議我們這批下一代不要生太多孩子,並且不必太過催迫我們的孩子(第三代)追求學業。

戰爭結束後,兩老決定讓我們時齡分別為1211歲的兩個兄長到英國上寄宿學校。一眾弟妹仍記得家母為此哭得死去活來,向在開往英格蘭船上的兩位兒子告別。

60年代,我們八兄弟姊妹都在海外留學。「阿爺」和家母都喜歡來英國探望我們,更會一起由伯明翰驅車至倫敦的唐人街,吃上一盤燒鴨飯,聊慰思鄉之情。六個兒子最終成為不同專科之醫生,而兩個女兒亦在會計、法律以及房地產投資等領域發展事業。家中各人於學術及專業領域之努力及成就帶給家母生命中莫大的快樂。

家庭始終是她最珍視的,而她也一直維繫着我們這龐大家族之團結。每當我們和各自的配偶之間發生爭執,家母總是站在她兒女的配偶一邊,而非支持自己的孩子。這令她的一眾兒媳和女婿也感到她的愛和支持。

家母相信家人有如此優越的家境,皆因「阿爺」為商殷實,取財有道。家母亦持家有方,但卻願意發自內心地與身邊人分享。家母本人於股票市場活躍,亦可謂相當成功。於是我們家中的傭人亦表示希望以手上之小本與家母聯手馳騁股場。家母深明股市所涉之風險,又乃念為僕者生活之艱苦,通常都來者不拒,但卻坦誠表明:「贏了你留著,虧了算我的」。

隨著所有孩子各人發展其個人事業,家母漸漸多了私人時間,前往股票行則成了每日例行公事了。在股票行中,家母認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太太,更建立了長久的友誼。隨著歲月流逝,她在股市中漸趨保守,她前往股票行大多是為了與太太們敘舊及聯誼。

往後,家母每天一大早都會於房子附近的公園散步。她的其中三個兒子和他們的家庭則直至今時今日仍然一同生活於此家族大宅之中。她的身體健康狀況一直十分良好,直到三年半前,她因嚴重中風才轉差。

家母在家於睡夢中安詳離世,享年94。可幸的是,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天,所有子女以及大部分兒孫均陪伴在側,並得以向她說再見。

母親,我們愛你,並永遠懷念你

日東   日光   日燊   日橋   日祥   佩玲   婉玲   日榮
及家人
家庭成員